美芬的故事(下篇)

manbetx竞技体育

2019-04-15 17:38

  怀念那个缓慢的时光   老式的“飞鸽”、笨重的“永久”   就能装满一车的快乐   简陋的小屋、碎花的棉袄   就能储藏一冬的炭火   墨染的印痕、素白的信笺   就能散发弥久的芬芳   泛黄的日历一天只能撕掉一页   厚重的嘱托牵念须有半月的等待与守候   而一生的时光也只够回忆一个人   甘醇一辈子   此刻,静享慢时光   ——题记   那天,课间回办公室,意外地发现自己的办公桌上静静地躺着一封信,白色的信封在垫着墨绿色薄绒毡垫的透明玻璃板的衬托下显得格外清晰、干净。信封签收处赫然写着我的名字,黑色中性笔,笔迹娟秀而略带潦草。心中不免一惊:有多久,我没有收到过一封真正意义上的信了?平时寄来的信封上几乎全是打印出来的条子贴上去的,里面除了杂志一个字也没有,即使偶尔有一封信,也是打印出来的通知或邀请函,触摸不到指尖的温度。   于是,放下教案,洗净手,小心地剪开那封手写的信,慢慢地呆住——是我的故人与旧友。她用素白的信笺纸为我写来了这封信,她说:“晕黄的灯光下,忽然看到你发在各个平台的文字,其中有几篇追忆旧时光的文章,于是,想写一封信给你,其实也可以打电话或者在微信里聊的,但我想,在这冬意盎然的雪天,手写的一封信也许你更喜欢。”   顿时喜欢到点点心酸。   我反复摩挲着这几页信纸,反复翻看着这再普通不过的信封,反复嗅闻着这依然散发出的墨香味道,我把这封信紧贴着我的脸颊,就这么静静地吮吸着这指尖弥散出的温度,触手可及,很享受。   曾几何时,那么热腾腾地写信,几十年前吧,大家彼此间联系的唯一方式就是信,写很长很长的信,贴上八分钱的邮票寄出去,然后,慢慢地等待回信像一只鸽子一样落入手中,等待的过程是焦灼的,也是美丽的。   于是,不由地想起了二十多年前自己的那些手写情怀。   那个秋季,考上大学,按照录取通知书上的报到日期,走的那天,母亲把我送到长途汽车站,一路上都在嘱咐我到学校安顿好,一定记着给家里写封信,我拉着母亲的手答应着说记下了。车缓缓开动,母亲似乎还不放心,跟着汽车隔着车窗又大声喊出了这句话。汽车驶过站在秋风中的母亲,风掀起她的衣角,拂动她的鬓发,母亲紧走几步,驰骋的风几乎把单薄瘦弱的她吹个趔趄。直到车走远了,我的眼前依然闪现着母亲送我上车前眼里疼惜慈爱的泪珠,耳边也一直回响着母亲送我上车前的最后一句话:“我说的话你都记下了吗?”   十八岁,我走出当时还比较偏远闭塞的小城,到另一个远离母亲的城市读书,想家是必然的,但同时也被一切新鲜的事物鼓奋着、分散着我的思念,一切安顿好,很快就忘了对母亲的承诺。然而,我没有想到的是,两个星期后我竟然收到了母亲的来信。母亲竟然凭记忆按照我通知书上的地址给我写来了一封信,竟然还准确地交到了我手上!直到现在我都诧异母亲何以看了两次就把地址记住了......母亲的信很短,只有十多行,有不少错字、别字不说,还有一些字缺横少点的,字也写得不周正,我却读得眼泪溢了出来。(听姐姐说,母亲不允许她代笔,坚持自己写,遇到不会写的字,就由姐姐写在纸上,她照着描)母亲没有上过学,只些许识字。但自从我到外地读书后,母亲就开始学写字了。她找出我的小学课本,让姐姐教她识字,写字。她白天上班,很辛劳,读书、写字只有在晚上。母亲学得很认真,我用过的作业本上的空隙及上下边纸,都写得满满的。可能母亲认定我将来会考到远方读书,写字是为了想我了便于给我写信的。母亲到底是放心不下我,这么快就给我写信了,千叮万嘱就是要我好好照顾自己,用功读书。   在远离母亲的日子里,从姐姐口中得知母亲读书认真勤勉,有时做饭、摘菜、做针线,旁边都放着课本。等我放假回家,母亲已经能通读小学低年级课文。她怡然读给我听,母亲一字一顿读书的声音,犹如一丝一缕合成的琴弦,奏出神奇美妙的乐音,至今依然袅娜在我耳畔。从此,每次寒假、暑假临走前,我都会买回信封,填写好。母亲几乎每个月都要给我写封,内容无非是她和父亲身体还好,让我不用担心,照顾好自己,或是家里又添置了啥物件,等我回来等等......在我远离母亲的四年里,读母亲的信,给母亲写信,让我的生活充满了期盼和温暖。   除了给母亲写信,给同学写信也成为我功课之外又一项非常重要的内容。   那时校园里非常流行书信,总觉得,一封手写书信,笔墨落纸生根,是带有温暖情怀的。所以既使学业再繁忙,也阻挡不了这喷涌的情感,常常是把笔深宵。经常会回想起这样的一幕:在灯下,在寒冷的冬天午夜,披上毯子蜷着腿或者打着电筒,躲在被窝里给家人、给好友写信,告诉她们自己的生活、学习以及一切的一切,外面的天是那么那么的冷,但我的心却是那么那么的暖。当我们把自己用心写好的信贴好邮票,小心地投进那绿色邮筒,犹如自己的心也踏上了邮路,从此就开始了翘首的期盼,每当生活委员从总收发室抱着一摞信件回教室,大家总会眼巴巴地望着她,叫到名字的同学喜出望外,一脸灿烂;反之则失望黯然、怅然沮丧。   等信时翘首以待的焦灼、期盼,收信时飞出胸膛的喜悦、满足,这种种情愫,而今这些习惯了敲键的孩子们怎么能体会到呢?   薄薄的信笺,就像虹桥,连接两地的心。在静美的时光里,悉数种种书信,总有一种最终在纷纭的书信里坚持下来。与你通信时间最持久,通过彼此的字迹就能感应对方的心情,触摸对方的心境。烦躁,愤慨,痛苦,悲伤,都在那一笔一画里显现着,藏也藏不住,这是即发即到的机体字难以企及的境界。尤其是知己间的写信,更是不拘一格,一封信,前半部分是蓝黑字迹,后半部是纯蓝字迹,外人不明,唯有知己凝睇那一撇一捺,知晓通透。那种痛快淋漓、恣意汪洋的信,是其它书信无法媲美的。这些岁月里的一封封信,像一个一个逗号,绵延摇曳,情味无限,那时候,时光是轻灵如蝶的,心也是。   邮费涨到两毛钱时,我已经不大写信,但偶尔还是会写一些给友人,告诉她们我寂寞着,如一朵花的秋天,总有那么多的愁肠百结吧,所以,何以解忧,唯有书信。   后来,就渐渐地不再写了。我不知寄一封信要八毛钱是什么时候,反正等我偶尔写了一封信人家跟我要八毛钱时我呆了,什么时候八分变成了八毛?什么时候我由一个纯情少女到了现在?什么时候,再也没有需要手写的信?我们有了手机、电话、上网、邮件、QQ......都是瞬间抵达的信息,但为什么,它们却很少能抵达我的内心?   我和朋友打电话发邮件在QQ里聊天,说得天花乱坠,但有一天我发现我和她们之间那么疏离,甚至可以说什么都不是,因为假如有一天她换了手机号,换了邮箱和QQ,我该上哪去找这个人?她可以消失得无影无踪,就当从来就没有来过,也好像根本就不曾存在。   这一发现让我无比黯然。于是,越发怀念起那些手写的情怀了。   在外上学的那些年,我写了很多信,给父母,给同学,给老师。我也收到很多信,就连生病了,收到远方好友的来信,病也能好去一大半。可以说,书信的力量强大无比,也无处不在。书信,是我心灵的陪伴者,伴我走过山水重重。那时,锁在抽屉里的每一封信,都是一颗真挚的心。拥有这些信,心,没有孤独,没有冷漠,没有迷惘。这些印有对方手迹的信,带着对方的手温,暖彻心扉。   现在,那些信呢?那可是少年时光里最纯真的一页。是那个时代的一种怀念和追忆,飞鸿雪泥,如果能留下些许印迹,那信绝对是最美丽的,尺素之间,曾写满青葱的情怀与热情。   此刻,握着远方闺友特意而为的这封信,昔日的那些岁月又恍如眼前。那些白纸黑字的日子啊,此刻,充满了诱惑而迷离的气息,让我在这个瞬间掩面沉思,我觉得自己被时光隔离的太久,需慢慢让冷却的温度回暖,让麻木的心起跳。于是,我如冬眠的小虫苏醒般,也铺开一张软软的信纸,一字一字地写着:亲爱的敏,我想,无论什么时候,我都想要有一封手写的信,因为那封信里,有着手指的温度......

上一篇:新白富美

下一篇:没有了

打赏一个呗~~

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0条

LittleBlack

爱生活,爱音乐,爱电影,爱编程